116556香港正版挂牌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116556香港正版挂牌 >

  • 如何理解散文中的“零度抒情”它在散文创作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 作者: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9-11-27点击率:
  •   “零度抒情”本来是近年来诗歌界流行的一个词,强调在创作中,作者力求将抒情力度降到零度,即貌似没有感情的抒情,实则是一种冷静客观的态度。现在有人提出在散文创作中也要零度抒情,我是比较赞同的。

      因为传统散文创作中,我们着力强调的是抒情性。无论是借景抒情,还是托物言志;无论是情之

      所动,还是真实感人;抒情性都是散文必不可少的要素。但零度抒情的反传统首先表现在它的刻意性,即我们在散文创作中,对抒情客体尽量保持客观,尽量不动声色,尽量不要煽情,而是通过对客体的呈现来表达作者的美学观点和价值取向,在取材上极少表现出对宏大叙事的立场,并坚守边缘化的写作态度。

      零度抒情就是一种写作状态。它不是缺乏感情,更不是不要感情。相反,是作者将澎湃饱满的感情淬炼后降至冰点,让理性之花升华在文字的表面。一个散文写作者,最怕的就是让泛滥的感情淹没了心灵,淹没了视野,淹没了笔端,让感情成灾,如脱缰之野马,如决堤之洪水;让自己的作品成为某一情绪失控下的图解和诠释。

      在创作时,我们可以以第三者的立场冷眼旁观万千世界的种种,而后能不偏不倚,不躁不急,心平气和,将炽热的感情沉淀下来。这种情感看似冷静淡漠,实是将爱升华到了大爱;是通过文字将主旨表达得更深沉、细腻、热烈、使作品被赋予更厚重的东西,进而得以流传。

      特别是在社会大变型的新时期,各类思潮涌动,各种社会矛盾纷繁复杂,各阶层民众均处于一个起步、激动、迷惘、选择的大环境中,我们的散文家更应该担当起重任,在自己作品中,应该反映出一种心灵激扬之后的冷静和深层思考;要有社会责任感,不浮躁,不虚妄,不矫情,不夸大苦难,而是将很多值得磨砺的东西,变成一种沉郁的思想投射出去。

      白居易有首诗叫《船夜援琴》,其中有一联为:“心静即声淡,其间无古今”,意思是当那恬淡自然的声音溶入心海,整个世界永恒而美丽,谁能知道哪里是古是今呢?我觉得我们散文的叙事、语感如果达到这样的境界,那就是一个高度。

      这里我想推荐大家看一看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白俄罗斯女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身为一名纪实记者,她的作品数量并不多,但写作方式很特别,基本上都是对重大悲剧性事件和当事人采访稿的合集,类似于“口述史”。她主要用与当事人访谈的方式写作纪实文学,记录了二次世界大战、阿富汗战争、苏联解体、切尔诺贝利事故等人类历史上重大的事件,代表作有《切尔诺贝利的回忆:核灾难口述史》、《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来自切尔诺贝利的声音》、《锌皮娃娃兵》等。

      读她的作品你绝对不会感到枯燥,而是很震惊。但是她的叙述很冷静很客观,可以说完全忠实于文献和受访者的语言风格,将自己完全隐藏于引言、提问、人物、环境描写和文献的筛选中,但又贯穿始终、无处不在和掌控全局,像个隐形人。其叙事的真实性和纪实、文献、资料等因素密切相关,同时又在文学性、审美性方面达到了炉火纯青的高度。

      2015年,阿列克谢耶维奇获得诺奖之后,她的作品曾一度在我国文学界风靡,这种现象必有其深刻的思想原因。以她的具体作品为例来说明一下“零度抒情”。

      她的《锌皮娃娃兵》就是典型的例证。它是前苏联人民关于阿富汗战争的血泪回忆录,使用的写作手法令人印象深刻,用她自己的话说,是一种“讲话体”。她把参加阿富汗战争和前苏联军人及其家属的叙述熔于一炉,将他们在战争中的遭遇一一呈现出来,围绕同一个主题,散而不乱,种种情绪交互错杂,组成了一幅幅令人震撼的图景。我们与其把她说成是一位作家,不如称其为“倾听者”更为恰当。

      正如莎士比亚所言:“人世间的悲痛有百种反映”。这本关于战争的书却没有任何评论或解释,只是描述那些被掩没在历史长河里的小人物的悲苦。比如其中有一段是这样描述的:“人死的时候,完全不像电影里表现的那样,一颗子弹击中头部,双手一扬倒下去了,实际情况是:子弹击中头颅,脑浆四溅,中枪的人带着脑浆奔跑,能跑上半公里”。

      卓越的文学语言能描摹出细致入微的画面,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给人以思想和智慧的映照。这段描写,客观,冷静,不留一丝情感的痕迹,作者将其炽热而浓郁的反战情感、对底层人物的悲悯情怀淬炼沉淀之后,巧妙地深藏在这些表面冷静的字眼里,让读者从中去思索、领悟,读出文字深层里的内容。

      还有屠格涅夫。他有本散文集《猎人笔记》,很好看。作者大部分都以一个游历者、旁观者、记录者的身份而存在。他在听那猎人一个个故事时,并没有参与讲述或讨论,几乎没有任何感想和情绪,甚至可以说,只是侧耳旁听,但我们看完后却久久难忘。比如在《白净草原》这一章中,作者就提供了这样一个结尾:“遗憾得很,我必须附说一句:帕夫卢沙就在这一年内死了。他不是淹死的,是坠马而死的。可惜,这个出色的孩子!”你看看,宁静节制,含蓄冷静,却蕴含着强大的情感力量,不腻不滥,适合反复咀嚼、品味。

      还有高尔泰和他的《寻找家园》。高尔泰这位作家的人生极具戏剧性。《寻找家园》是一部自传体回忆录,可以说,他用一本书,书写了自己的一生。他的叙述苍莽浑厚、精洁优美,跌宕起伏;文字就像古城墙上的石砖,厚重坚硬、沉默无语地砌在那里。一些痛彻心扉的记忆,在他笔下只是平淡的话语,没有高屋建瓴式的空话,也不陷溺于个人遭遇,行文有情却不过于煽情,语言冷静而不冷酷。在他的文字里,我们看不到幽怨、暴戾或故作洒脱,不呐喊,不发泄、不做作,不求一己之快,不惹人怜悯。

      我之所以推崇,就是因为他以别具一格的画家之眼,为我们呈上了一幅坦诚,干净,稳健的画作。

      高丽君,70年代生于宁夏西海固。鲁迅文学院第二十六届高级研修班(文学评论)学员。有多篇作品在《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散文选刊》《飞天》《青年文学》《朔方》《黄河文学》《散文诗》《罗马尼亚华人报》等发表。有文字被译为英文。出版散文集《让心灵摇曳如风》《在低处在云端》、随笔评论集《剪灯书语》、长篇小说《疼痛的课桌》。曾获“冰心散文奖”、“孙犁散文奖”、“叶圣陶教师文学奖”等各种奖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